西班牙政黨Podemos強調內部開放、沒有黨主席、階級制度,成立目標也不是為了執政,而是把人民意見透過網路平臺傳入國會。

圖片來源: 

CC BY-ND 2.0 Barcelona En Comú

Podemos是西班牙文的「我們可以」,只有主詞動詞,沒寫明的受詞可以填上任何辭彙。以Podemos為名的一個西班牙政黨,屬於左翼的民粹組織,如其名字所代表的意涵,要把改變社會的責任賦權給西班牙的每一位居民,人民可以透過Podemos完成各種政治決策。Podemos強調內部開放、沒有黨主席、階級制度,成立目標也不是為了執政,而是把人民意見傳入國會,成為群眾與國家之間的信使。2014年成立後的短短四個月,Podemos奪下歐洲議會的5個席次,2015年西班牙眾議院選舉獲得5分之1的佔席。Podemos率領西班牙人民翻越政治高牆,大步領先其他民主國家的封閉體制。

談起Podemos的崛起,2011年5月在西班牙58個城市同步發起的「15-M憤怒者運動」是多數人認為的起點,馬德里市議會公民參與計畫的主持人Miguel Arana Catania說,在阿拉伯之春的影響下,群眾受到公民參與的啟蒙,針對青年高失業率、財政緊縮政策,自發性地到馬德里市中心的太陽門廣場紮營抗議。

當時的西班牙政治體系僵化,人民無法改變任何現實,青年失業率極高,不知何去何從;再者就是多數人認為西班牙現有的政黨無法代表人民的意見。Miguel說:「當時有人舉著標語寫著:『我們要真的民主』,這其實很奇怪,我們本來就是民主國家,因為我們有兩黨輪流執政,但民眾發現民主不該只是兩個黨輪流執政,要參與政治就要打破系統結構。」

在太陽門廣場的集會帶來面對面的討論,透過交流,群眾發現渴望改變的事實衍伸成一股力量。要打破國家政治僵化、沒有民意基礎的執政局面,就要起身參與。這場憤怒者運動聚集了1萬多人,也是Podemos最初的起點。

「廣場集會是很重要的,首先要跟政府當權者溝通要求改變,同時也要背對政府,轉而面向群眾,跟群眾坐在一起,瞭解他們的訴求。」Miguel說。2011年的憤怒者運動是個警鐘,西班牙人民意識到改革不能只是嘴上功夫。人民開始認真推動公共事務,如醫療體系、教育制度、房屋減稅等改革,很多議題有超過八成的支持率,官員們卻不傾聽。「既然高層不支持,那我們就進入體制。」因此2014年1月在精神領袖Pablo Iglesias的推動下成立名為Podemos的政黨,要把公民意見送進議會。

Podemos沒有設立黨主席、沒有明確的組織結構、討論開放,非黨員也可以參與決策的推動。傳統的政治遊戲他們不玩,Podemos要為人民存在,把成立政黨視為工具,Podemos定位是公民信念的傳達者。

目前西班牙的幾個大城市都有Podemos的黨部,選舉前6個月群眾就會開始加入討論、募資,每個人都可以掌握Podemos、掌握每個行動。

由Podemos推動的Decide Madrid的網站,讓公民參政的門檻降低,馬德里的居民可以在上面提案,只要獲得超過2%西班牙選民的支持,就可以產生約束力,讓政策成真。

以圓圈為單位,整合萬人的意見

沒有階級架構的Podemos要如何整合數萬人分歧的意見? Podemos把議題以圓圈(Circles)為單位,在圓圈裡進行討論、初步的提案、投票。圓圈又可分為地域型圓圈(territorial circles)以及分部型圓圈(sectoral circles)。

最重要的是,要發起圓圈或加入圓圈的討論,不需要是Podemos的註冊者,任何人有任何想法都可以隨時發起,但要對自己的提案全權負責。

同時圓圈的建立規則、黨內的基本訴求、大方向的政策由註冊Podemos的公民決議,要成為Podemos黨內公民的門檻很低,跟註冊臉書差不多,只要是超過18歲西班牙投票門檻的公民、能完全承擔自己提出的議案並貢獻於Podemos、遵守道德規範,就可以加入Podemos的公民集會(Citizen’s Assembly),參與黨內的制定,目前已經有約35萬的西班牙公民註冊。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的典範

Miguel表示他們正在馬德里推動網路參與平臺:Decide Madrid,利用免費開源的GitHub軟體Consul做出來的Decide Madrid要透明化市議會、開放所有政府資料,讓民眾參與,構築出一個開放的政府。

「Decide Madrid的機制很簡單,只要有個『I want this to be like this.』的念頭,你就可以提案。」提案上載後開始會有人簽名連署支持,在12個月內取得超過2%的西班牙登記選民的支持,Decide Madrid就會展開45天對該議題的討論、辯論。挾帶著2%的選民支持,提案就可以產生一定的約束力,要求相關人士、政治人物進行討論。

充分討論之後,離提案完成只剩最後一哩路,啟動線上投票機制。投票結果贊成多於反對,議案就算通過。公民提案即便只有兩句話也沒關係,提案初步通過後,Decide Madrid會成立工作小組,開始制定細項。而且後續的投票過程資料是完全保密的,Decide Madrid對選民設有多重的驗證機制,確保不重複投票。

透過該網路平臺,「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確實可以在西班牙的馬德里實踐,不需要懂得法律,或任何起草的專業知識,Decide Madrid也不會過濾提案,「居民想要這道牆是綠色,就上網表達意見、提案。」西班牙人民成功地跨越政治高牆。Miguel說,公民唯一受到的約束就是必須完全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不管提案、發表意見都要簽署有關的權責同意書。

Decide Madrid的議題包山包海,Miguel表示最近有一筆6百萬歐元的經費,民眾開始提案該怎麼花,「3000個提案,我們明天就要投票決定哪個提案最好。」這是在西班牙推動公民參與長達五年,才進展到決議大筆預算的花費。

「科技,像是我們在做的平臺,就是讓各種可能的參與發生。」Miguel說,每一場改革都是從前面的社會運動學習經驗,西班牙從阿拉伯之春學習,佔領華爾街也可能是擷取憤怒者運動的精神。而Decide Madrid秉持著開源開放,把公民參與的網路平臺推行到其它資源短缺的城市,讓公民參政的理念散佈。利用科技可以很快地完成共享。「我們談的是大量的接觸、要讓大家可以納入討論,沒有科技做不到這些。」

Miguel表示Podemos的成立沒有很明確的轉捩點,西班牙當時的經濟確實蕭條,政治冷感。「大家總不認為革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阿拉伯之春大家認為因為非洲很窮,所以發生,但不可能在歐洲。」可是轉瞬間,改革之火延燒到全世界,歐洲、北美等所謂的民主先進地都在變化。革命不再只是遙遠國度的事情,而是我們每一位公民的事。

【相關報導請參考「公民科技」專題】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