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公民之眼MataMassa平臺,呼籲民眾上傳政黨賄選事證,喚醒更多人關注賄選問題。

在2014年臺灣太陽花學運風起雲湧,抗議政府利用黑箱作業強行通過服貿協議之際,印尼也掀起了推翻政府賄選貪污的聲浪,2014年印尼雅加達聯合獨立記者組織(Independent Journalist Alliance Jakarta)和社會改革資訊實驗室(Laboratory for Social Change)合作利用資訊科技打造了公民之眼MataMassa平臺,集眾人之力來監督全國大選中充斥的賄選行為。

印尼在90年代末期迎來了民主政治,由於物價狂飆與匯率狂跌,在大學生主導的社會運動Reformasi、排華暴動中,結束了獨裁者Suharto的極權統治,但是在從專制轉型到民主國家的過程中,印尼也歷經了一連串的陣痛與轉型過程。

印尼雖然自1990年代末期開啟了民主直選,但政治還是由極權時代的舊勢力把持,持續到2014年,印尼具有軍人背景的總統候選人Prabowo Subianto,他與所屬的政黨仍然充斥著貪污、腐敗,在以金錢運作的政治中,2014年總統大選與國會議員選舉期間以金錢收買民心,甚至結合執法單位的警察與選舉相關人員等,公然在公共場所直接用金錢等賄賂選民。

在陽光普照的印尼,民主政治卻籠罩著層層黑霧,2014年一群記者和具備資訊技術能力的公民決定挺身撥開雲霧,聯合印尼人民利用資訊科技來找回屬於印尼人的光明與尊嚴。

印尼公民之眼平臺收集到許多人民上傳的政府賄選事證,包括訊息與照片等,其中包括政府公然發錢買票、違反選舉程序開啟投票箱,與透過發放物品來買票等。

鼓勵人民上傳政府賄選事證

他們聯手成立了公民之眼MataMassa平臺,鼓勵人民在選舉期間,當發現候選人賄選與暴力等違法事件,可以用各種方式將違法事證傳送到此平臺,包括SMS訊息、電子郵件、照片等,並需要標註賄選行為的時間與地點等資料,來監控選舉過程,之後再藉由社群媒體揭露賄選事證,來引起人民的關注與討論,進而影響人民的投票行為。

而公民之眼平臺運作的流程為,首先人民透過公民之眼App與網站上傳政府賄選事證的SMS訊息、電子郵件與照片。再來,公民之眼平臺的工作人員會加以檢驗資料的完整度,而記者也會確認資料的正確性,在確認訊息的正確性後,就會在網站與App中公布賄選事證。

印尼軟體工程師Nanang Syaifudin從頭參與打造了公民之眼MataMassa,他說,在由人民上傳的政府違法事證中,涵蓋了政府公然發錢買票、違反選舉程序開啟投票箱,與透過發放物品來買票等。

印尼公民之眼平臺供民眾利用App上傳政府賄選事證,民眾在上傳政府賄選的事證時,此平臺也會同時用定位系統來標示民眾上傳照片的所在地。

Nanang Syaifudin表示,雖然公民之眼平臺上公開了上千個政黨賄選事證,但是卻不會受到來自公權力嚴厲的懲罰。不過,公民之眼轉而透過社群媒體公布政府違法的事證,透過輿論的力量對政治人物施加壓力。

對此,甚至有候選人在輿論壓力下選擇退出選舉,且所屬政黨也選擇與之切割並劃清界線。另外,他也說,曾經有選民表示,即使收了某政黨的賄選金或物品,也不會投票給政府。

2014年印尼全國選舉期間,公民之眼平臺接收到1,853則政黨賄選事證,包含訊息、照片等,其中78%來自桌上型電腦,手機則為22%。

而以手機平臺來看,來自於Android平臺的訊息有1,036則,iOS為154則,黑莓也有154則。最後,經由核對訊息完整度如時間與地點是否完整後,發布了1,596則違規的訊息。

不過,由於印尼是世界上擁有最多島嶼的國家,擁有高達17,508個島嶼,其中有很多離島缺乏網路設備,並非每一個島嶼都如首都雅加達一樣,具有網路連線的設備與能力,Nanang Syaifudin也說,在推動公民之眼遇到最大的困難為,2014年時,仍然只有少數居住在印尼的人民具備智慧型手機而使用App,導致使用公民之眼App的人仍然比較局限在城市地區,難以擴展到全國。

不僅如此,公民之眼團隊也遭受到政府、政黨與黑道等的壓力,Nanang Syaifudin表示,雖然公民之眼曾經收到來自政黨等機構的威脅,但由於網路匿名性,至少可以保護上傳政黨賄選事證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也就是透過科技的力量,喚醒了更多人關注政府賄選問題,使得民主議題在印尼不斷高漲,進而提升了民主的價值。

印尼公民之眼平臺接收到的政黨賄選事證中78%來自於桌上型電腦,手機則為22%。而手機平臺包括Android、iOS與黑莓。最後,經由核對訊息完整度如時間與地點是否完整後,發布了1,596則違規的訊息。

【相關報導請參考「公民科技」專題】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