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首度設立的數位政委將由唐鳳擔任。

圖片來源: 

CC 4.0授權_by_Piers Cawley

這幾天以來,政府因任命司法院長、海基會長等鬧得沸沸揚揚之際,有一件事情,讓人眼睛為之一亮,認為她能迎來了臺灣的希望,就是身體力行開放政府、參與數位法規制定的唐鳳,當上了和科技部長平起平坐的數位政委。

回到今年6月,新政府上任不到一個月,一群國發會的事務官在新總統蔡英文的要求下,為了實現總統選前提出亞洲矽谷計畫,要在7月立法院開議前,編列出相關預算,與訂出執行計畫,短短一個月內,他們火速地將前政府的計畫調整一下,就以舊瓶裝新酒的方式,推出了亞洲矽谷推動方案。

但是,計畫中最大的問題就是,要打造數位國家,卻還是停留在代工思維,花了大筆的國家經費大興土木,要在桃園捷運A19站旁邊,再蓋座亞洲創新研發人才交流中心,以為在桃園機場附近,建了一區嶄新的辦公室,將新創公司通通搬進去,就可以加快創新腳步,將臺灣一舉蛻變成數位國家。

亞洲矽谷計畫理所當然地,成了網路新創圈輪番砲轟的對象,而放眼如今主管數位經濟和開放政府的政務官,從科技政委吳政忠,到國發會主委陳添枝,甚至科技會報幕僚長郭耀煌,都是學者出身,對於全世界軟體發展與應用趨勢的經驗與了解,可能都不如浸淫在網路世界中的年輕一代。

當新政府亞州矽谷計畫遭遇瓶頸,行政院長林全喊了暫停,他說既然新創圈有這麼多批評,政府應該先停下來,聽聽年輕人的聲音,再看下一步怎麼做。

立法委員余苑如說,如今當臺灣遭遇嚴峻的數位經濟挑戰,但政府制定出來的亞洲矽谷計畫卻遭到新創圈等人批評,但政府不能再以為調整政策,問題就解決了,而是要有一位了解數位治理、開放政府的人,進到政府體制內,處理這些問題。

也就是說,這一位人選不但要能深刻地了解資訊科技本質,且也有辦法善用數位科技,達到促進溝通、理解的目標。行政院長林全找來唐鳳接下數位政委一職,她12歲時就離開教育體制,之後到美國矽谷創業,從小浸淫在程式碼、優游在廣大網路開源世界,且在各式各樣開源專案中,早已習慣於和全世界開發者溝通、交流。

但她卻不僅如此,她對於網路上的新技術與工具,有著高度敏感與興趣,她懂得運用最新的擴增實境技術,在虛擬實境世界中,她不僅靜下心來傾聽內心的聲音,甚至要作為遠距教學的工具。

她也積極地投入公共事務,和政府部門合作,如從在vTaiwan主導會議的過程中,協助各方利益在混亂中,創造充分表達意見的空間,並整合出共識。她擁有的經驗、視野與能力,正是目前缺乏數位思維,卻急於打造數位國家的政府所需要的。

也就是由於唐鳳有著這樣的背景,一樣是新政府的人事任命,相較於司法院長的爭議,任命唐鳳為數位政委,無論在媒體與科技社群中,都得到廣大的好評,不但認為唐鳳的專業可勝任此職務外,同時也能夠提升臺灣整體的數位科技政策發展,甚至還被一些網友認為是新一波的造神運動。姑且不論這項人事任命,對於新政府的民調或是數位政策而言,確實為一劑強心針。

不過,儘管過往唐鳳相當成功,但如今必須回到現實,仔細思考數位政委的角色定位,與唐鳳這一位史上最年輕的政務官,未來會面臨到的挑戰與困難。尤其,當她進入到保守的官僚政府體系,能否化身成為阿基米德支點,逐步翻轉公務體系?

當數位經濟蓬勃發展之際,政府也絞盡腦汁,思考如何才能突破現有偏向硬體思維的框架,讓資通訊科技更有產值,從原有科技政委業務,獨立出數位政委一職,來推動臺灣數位經濟發展。

 數位政委要做什麼? 

 數位經濟法規調適  

如在vTaiwan上先進行金融監管沙盒與公司英文名兩案

 開放政府  

如以機器可讀提供開放資料,提升社會對政策的理解,進而共同參與(包括議題設定)

 用數位技術與系統,輔助公務體系解決問題 

 參與科技會報、資訊通信發展推動小組與國發會相關會議 

資料來源:iThome整理,2016年8月

主推數位經濟與開放政府

而行政院長林全任命唐鳳的優先目標,就是「數位經濟」與「開放政府」政策的協調整合,身為政務委員的唐鳳,其權力和部長平起平坐,被賦予最重要的角色就是跨部會協調與整合,過程中,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蕭乃沂解釋,政委主要就是協調政策走向,與決定某件事情執行與否、挹注多少資源執行與決定負責單位。

也就是說,若兩個部會以上的事務需要溝通,就交由政務委員開設跨部會溝通小組,而部長則專司主管單一部會,負責各局處之間的資源分配,而政委與該部部長兩人皆直接聽命於行政院長。

而新設的數位政委一職,唐鳳解釋,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數位法規調適、開放政府,而未來也要參與科技會報討論,不過,此職和原有的科技政委,還是有著相當高的同質性,蕭乃沂說,目前臺灣政府中並未有法規規定各政務委員的工作職掌,其工作範疇主要由行政院長授權,因此,一定要透過協調產生。

科技與數位兩位政委的工作權責畫分,皆屬於行政院內事務,民眾仍都看得一頭霧水,蕭乃沂指出,雖然兩人間的工作內容範疇分野仍模糊,但以資通訊技術發展的光譜來看,以尚在發展的物聯網為例,推測科技政委負責前端,包括研發、概念測試階段,而數位政委則偏後端,涵蓋整體政策與應用層面。而若將資通訊擴展到其他領域,如生物科技、農業科技觀察由科技政委負責。

而兩位政委的分工,也和產業界息息相關,舉例來說,如今區塊鏈成為數位銀行發展熱門技術,主導機關為金管會,當各銀行等提供相關建議,但金管會無法解決,而要提報到政委時,他們要找科技政委吳政忠或數位政委唐鳳?

如何平衡各方利益成為新挑戰

另一方面,政務委員最重要的角色就是跨部會協調,對此,唐鳳也明白地說,要將自己作為連結政府與公民科技與公共社群間的通道。不過,政務委員在跨部會溝通協調中,顯然不僅僅只要做好「通道」的角色而已,更重要的是要在各部會協調中,如何平衡各方利益,再做出決策。

而vTaiwan正是利益相關者交換訊息的平臺,10月1日上任之初,唐鳳也說,會將數位法規調適當作優先執行的任務,在vTaiwan上,透過虛實整合程序,建立政府、人民與社群間的對話管道。

而進行跨部會協調時,蕭乃沂說,最大挑戰就是難以擺平各部會利益與本位主義思考,因各部會都會從自身業務為出發點,堅持主張某件事情的做法等。

而vTaiwan成為未來主要的政策溝通平臺,社會勢必會以更高標準檢視。蕭乃沂也說,如今雖然vTaiwan是政策溝通好的開始,但是政策形成過程仍略顯粗糙,也就是說,是否納入整體意見,政府部會是否提供完整的資料都會是必須考量的重點。

唐鳳也說,「目前臺灣公眾的聲音,無法百分之百的被帶到政府裡。透過一次次嘗試,以及數位科技的輔助,希望可以在政府與公眾之間搭接更多過去尚未建構的管道與平臺。」也就是說,未來如何連結更多原本不在網路世界中的人,也是唐鳳深知需要解決的問題。

然而,可預見的是,唐鳳進入政府體制後,必須先在組織龐大的政府部門中存活下來,同時在了解文官的運作邏輯之後,才能更進一步地改變政府行之有年的作業方式,不過,這談何容易。

唐鳳過去兩年,和政府合作過程中,任職國發會開放資料諮詢委員會,以及十二年國教課發會的委員時,也深知此道理,因此她強調,「要不斷地示範更好的解決方式,直到事務人員願意採用為止。」而開放政府也是唐鳳未來重要的任務之一,接下來要怎麼走?她解釋,下一步是讓各方傾聽和言說的比例趨於對稱,並透過技術輔助,讓原本沒有參與習慣的朋友能夠發聲,並且體會彼此的處境,未來很願意透過實作,逐漸找出合適的系統。

從公務人員最有感的地方著手

唐鳳要用數位工具輔助公務體系解決問題,政府總想要從民眾最有感的地方下手,而自詡為「公僕的公僕」的唐鳳,或許從公務人員最有感的地方著手,些許就是好的開始。

唐鳳在觀察政府內部的困難時,就曾說:全球公務體系在電子化的同時,還是保留了紙本溝通的習慣,也就是紙本文化。這樣的文化對政府傳達政令很有幫助,但是對「傾聽千萬人」,甚至是「千萬人同時協作」卻是完全不熟悉的。而她要從何開始改變公務體系的紙本文化?這問題或許不只是「紙文化」與「電子文化」的衝突,更是唐鳳所要面對的巨大課題。

只是,如今不僅唐鳳點出了問題,許多政府官員也想要改變這沉痾已久的問題,但這不僅涉及更改審計法,還要改變行之數十年的行政流程,早在先前臺北市政府資訊局長李維斌開了第一槍,他以政務官的身分,將公務報帳改成電子化,而唐鳳上任之後,能否也協助其他的政府部門,擺脫過時的法令,跟上腳步,大步地邁向真正的電子化政府,也是她所要面對的課題之一。

儘管唐鳳僅僅帶著幾位機要,在沒有團隊的情況下,就走入龐大且複雜的政府體制,但從另外一面來看,政府又會因唐鳳的到來,產生什麼影響?

和前政委蔡玉玲相比,唐鳳直接參與科技會報,加入政策形成過程,也就是和科技政委吳政忠,與執行秘書郭耀煌等一起討論國家科技發展等,而前任政務委員蔡玉玲,主要主導虛擬世界法規調適和開放政府等,卻未直接參加國家科技政策發展團隊。

因此,唐鳳擔任數位政委,影響力不只局限在vTaiwan中,而是直接參與政府科技政策決策幕僚團隊,由此可見,政府對於打造數位國家的決心,雖然科技政策仍為吳政忠的工作範圍,但唐鳳現在也可以對國家科技政策發展提供建議了,更擴大了數位政委的影響性。

協助監理沙盒法案跨部會溝通

在前政府520下臺後,vTaiwan起初也呈現日落西山貌,儘管行政院長林全和國發會於8月14日開始,推動金管會透過vTaiwan蒐集各界對監理沙盒的意見,民眾也可以上網填問卷,卻仍由金管會主導,而非是有權進行跨部會協調的政務官。

甚至在今年7月,唐鳳還說,vTaiwan會暫緩進行,就是因為在新舊政府交接期間,新政府目前沒有人接手。不過,新政府其實一直都想要延續過往和公民互動的模式和開放政府作法,如蔡玉玲曾說,科技政委吳政忠在上任前,就曾經特地前來拜訪,請教前政府的作法。

要仿效他人的作法,不如找一個真正懂,真正參與其中的人來做,行政院長找來了唐鳳擔任數位政委,唐鳳首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先將vTaiwan中各項議題處理好,繼續推行目前放到平臺上的法案,監理沙盒與公司法兩項法案。

也就是說,唐鳳上任後,在vTaiwan上,法案從單一部會主導,直接拉高到政務委員層次,連結各相關領域,進行跨部會協調,在行政院長林全支持下,未來vTaiwan的重要性將更上一層樓。

而熟悉多項數位工具的唐鳳,近年來更大量地使用虛擬實境裝置,不只要把虛擬實境導入教學現場,還對於記者影音採訪的需求,她拋出虛擬實境作為回應,請有採訪需求的記者找一臺可以下載High Fidelity的電腦,以在虛擬實境中和大家會面。不過,她也不諱言地說,如何可以將虛擬實境納入常規流程,還需要社群朋友多多幫忙試用與開發。

雖然唐鳳未具體說明,未來在政府體系會以什麼方式,導入虛擬實境。不過想像一下,如果虛擬實境真的導入政府機關會議中,在跨部會與跨地域,如北部與中部辦公室,用電腦模擬產生三度空間,讓使用者如同身歷其境,擺脫過往冷冰冰的會議室,或者甚至進入有趣的場景中,不但可以減少公務人員舟車勞頓的成本與時間,更可以活絡開會氣氛,引導出更多有趣的討論與對話,為此,蕭乃沂也說,「非常期待!」

進行公民科技外交

此外,當公民科技社群蓬勃發展時,如臺灣科技社群零時政府身為全世界前三大公民科技社群,且政府的開放資料進展,也在全世界開放資料評比榜上有名時,在臺灣面對政治、經濟實力強大的中國的當下,更應該用臺灣的軟實力,現有的優勢來提升影響力。

公民科技社群零時政府也擔任起和國外交流的工作,透過每兩年舉辦高峰會,邀請多達近20個國家,涵蓋社群成員、學者、工程師等來臺分享與交流。

其中同時為零時政府的參與者與政府開放資料諮詢委員的唐鳳,過往就到多國演講分享臺灣的經驗,更長時間和國外政府與社群有協作關係。她說,「目前和法國外交部、經濟部、巴黎市政府,還有西班牙馬德里市政府,在數位治理領域都有協作關係。」

而唐鳳擔任數位政委後,不同過往的社群身分,如今她更進一步地要在擔任數位政委期間,以政府官員身分,到世界各地交流與分享,用臺灣公民科技與開放政府的優勢與成績,一點一滴地打破臺灣如今面臨嚴峻的各種外交困境。

對於唐鳳入閣,各界賦予高度期待,前行政院長張善政更直言建議,數位政委應該要成為臺灣資訊長,率領政府各級資訊團隊,提升政府資訊團隊的士氣,成為數位政府更大的戰力。

臺灣首位數位政委唐鳳,僅僅帶著幾位機要秘書,大步地踏進龐大又複雜的政府體系中,但其實,她不只有一個人,背後還有許許多多的臺灣人。

 唐鳳要將公民科技經驗帶進政府 

公民科技社群正喊著要拆政府,原地重建之際,臺灣真正出現一位社群參與者,不再只在政府外圍,擔任顧問分享開放觀念與作法,而是深入政府體制,擔任起政務委員,真正地與部長平起平坐。

唐鳳何許人也,成了大家瘋狂想要知道的答案,有人強調她國中肄業、智商180、Perl 6 核心貢獻者,甚至16歲就擔任公司總經理,32歲宣布退休。但這些傳奇的事情,都不足以說明,她擔任數位政委,能為積極轉型與突圍的臺灣帶來什麼?

重要的是,她不僅擁有技術能力,且潛心思考社會發展變化與趨勢,更積極投入公共事務,不管在g0v年會、國發會舉辦的開放政府論壇、或是政府工作坊等,都處處可見她的身影,她架著iPad Pro、帶著筆電,優雅穿梭在現場,從不顯示一位極富天分與能力的人,通常會顯現出的神氣,而是帶著善意與微笑,和每一位人溝通。

而她演講時,總是一開場,就令大家對她的不同於常人的數位思維,印象深刻,不同於一般演講,總是會後大家舉手發問,而她卻能善用數位工具,提醒大家登上Sli.do,在這發問區中,盡情地提問,在這空間中,許多人感謝她,也有人崇拜他,但同時也會出現尖銳的問題,但她不時以微笑帶過,一一回答問題,就如同她在Wiselike平臺中,一一回覆大家的問題一樣。

重要的是,並非她擁有多強大的技術能力,而是她的無私精神。從2014年時發生臺灣太陽花學運說起,她以零時政府參與者的身分,善用數位技術,來保持場內網路的流暢度,與擔任場外直播等工作,她曾說,當時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忠實地透過攝影,記錄現場的情況,而這也是能夠保護在場民眾很重要的方式之一。

善用數位工具,改善工作流程,一直都是她擅長的方式之一,她也參與開發Hackfoldr,之後更跨國影響了香港雨傘運動,如Code4HK社群運用g0v開發的Hackfoldr,來建立網路平臺來整合資訊,如圖文轉播(Photos and Text Streams)、文字消息整合(Crowd Source),還有占領行動路線指南、物資需求清單、抗爭需知等資訊,她曾說,g0v主要扮演中立的角色,哪裡需要支援就去哪邊。

唐鳳在零時政府中著力甚深,聯手其他的社群參與者透過寫程式,重編線上開放辭典《萌典》,其中收錄了十六萬筆國語辭典,還保留了臺灣本土語言,納入兩萬筆臺語、一萬四千筆客語條目。

在2014年底時,唐鳳和多位g0v參與者和前政務委員蔡玉玲合作,一同打造了公私協力的政策溝通平臺vTaiwan,在這個空間之中,她不斷地強調,要讓不同利益關係人都能夠彼此對話,當中沒有人可以代表其他人,也沒有人可以壟斷話語權,而公開所有的會議紀錄,就是要讓所有的民眾都可以重回現場,無縫接軌。

而在vTaiwan中,也納入了多項科技平臺如Pol.is等,來匯集眾多討論者的意見,在一連串的過程中,她理解了政府體制中存在的沉痾弊病,也開始思考如何和政府互動。

不僅如此,相當強調開放精神的唐鳳,更要求所有紀錄以公開呈現,且授權開放出來,而她更身體力行,在參與各項政府的討論會等中,自費聘僱速記師,開放出會議中所有的內容,至今已經自費超過十萬元。

當有人問起她,對臺灣的願景時,她說「四百萬年以來,在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海板塊的相互碰撞中,臺灣一直就是持續向上、仰望星空,未來也就是這樣。」期待臺灣有幸能因為她,開啟一番新氣象。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