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原本監督政府的角色,到進入政府進行數位改革,Mike Bracken的角色跟臺灣首任數位政委唐鳳擁有零時政府g0v的社群經驗十分類似,但後來他選擇離開英國政府數位服務團隊,並透露跨部會整合時面臨的難題。

圖片來源: 

CC BY 2.0 Policy Exchange

現代與古典並進的英國,擁有堅強的文化底蘊,但同時也在經濟、科技、軍事上擁有撼動全球的能力。今年稍早,英國公投決定脫歐,佔據了各國新聞版面,顯見其影響世界經濟的能力。然而,一個百年老國是如何成為一個創新與傳統兼容並蓄的國家?

聯合國(United Nations)發布了一份2016年全球政府電子化的調查報告,英國政府不論在組織的e化,甚或是人民的e化參與程度都是全球第一。英國在2011年就創立的政府數位服務團隊(Government Digital Service,GDS),是他們能成功轉型的關鍵。

GDS的誕生,簡單來說就是替英國政府做數位轉型的專責部門。GDS自2011年成立在內閣辦公室(Cabinet Office)之下,主要任務就是協助政府部門提供更友善的公共服務,改善政府的所有數位呈現,包括了使用者經驗、管理數位溝通管道,以及其他部門委託的資訊。

其中,Mike Bracken從GDS成立時就加入該團隊,他擔任了五年的數位執行總監(Executive Director of Digital),也是英國政府的資料長(Chief Data Officer),一直到2015年的八月。

在進入政府前,Mike Bracken是My Society的共同創辦人之一,My Society是全球最早的國會監督網站,他協助Tom Steinberg等人從外部推動政府資料開放、提升政府服務等。而且他個人也長期關注開放資料及資訊科技的發展。

從原本監督政府的角色,到進入政府進行數位改革,Bracken的角色跟唐鳳擁有零時政府g0v的社群經驗十分類似,但後來他選擇離開待了五年的GDS,並透露跨部會整合時面臨的難題。

導入敏捷開發程序,開創10個設計準則

由GDS開發的英國政府網站:GOV.UK,是所有政府單位的統一入口,它串起原本分散的1,700個政府網站,集中資源,使政府運作的效能大增。這個GOV.UK的網站由GDS團隊所設計。短短10周內就設計完成,交出網站雛形,做回饋測試、系統介接,也就是開發的Alpha階段。

GDS團隊人數高達500人,但他們的效率來自於訂定的三大原則:重視用戶需求、採敏捷開發(Agile)以及創立設計準則(Design Principles)。

「把用戶的需求擺在第一位,而不是組織擺第一的時候,你就是在建立一個對的服務。」Jamie Arnold是GDS的初創成員,也參與GOV.UK的開發,他官方部落格上分享敏捷開發的秘訣時說。

要把用戶放在第一位,意味著做事方法的轉變,必須要在設計階段就納入用戶的需求,GDS把系統開發分成四階段:Discovery、Alpha、Beta、以及最後的Live。每個階段都納入用戶的意見,並進行評鑑,通過後才能進入下個階段的開發。敏捷的工作方式讓政策團隊跟開發團隊可以密切合作,從每個階段回收的用戶回饋,來做出最符合需求的政府服務。

重點是GDS強調公開的精神,在他們設下的10道設計準則裡,第10項就是「公開資訊:因為它讓事務更美好」Mike Bracken表示,他們相信程式碼開源、公開設計、意見共享,甚或是失敗的分享,都是獲得回饋的最好方式。

透過建立一套標準系統、工作方式,以及公開透明的方式,GDS幫助英國大大小小的單位進行數位轉型。而GDS要做的不僅如此,他們今年四月份成立了國際團隊(GDS International team),要把轉型的經驗傳給其他政府。Mike Bracken也與美國密切合作,他在2013年到美國華盛頓,跟總統創意幕僚(PIF)分享自己在英國的數位轉型經驗。

這是GDS提出的系統開發四階段,每一階段都要納入用戶進行測試,把用戶需求擺在第一位,提供最佳的數位服務。(圖片來源/GDS)

英國版數位政委,點出跨部會整合的難題

Mike Bracken在進入政府以前,除了My Society的經歷之外,他曾在英國衛報擔任數位發展總監、科技服務公司Wavex的總監。目前他在英國合作社集團Co-operative擔任數位長。

當時2011年被延攬進政府時,他認為機不可失。可以真正擁有改造政府的實權,是在外部推動政府改革者最想遇見的機會。但在2015年,他離職後,卻鮮少透露原因,直到有次接受外媒Computer Weekly專訪時才坦言,即便握有大權也難以改變政府的政治事實。

Bracken透露,離開原因之一是,數位轉型牽涉統整各部會,必須要一再說服各單位進行數位轉型。「你必須一再的跟各部會爭辯有關數位轉型的事,而且你贏了一次不代表你永久地說服了他。」Bracken說,這些溝通十分耗費心神,而且是一再重複的事。數位政府代表著新的工作方式,Bracken必須要清楚地跟各部會說明數位轉型帶來的機會,以及它影響的深度與廣度。這跟政府一直以來的工作模式是牴觸的。而且大多數的政治人物並不認為數位轉型需要很長的時間,導致彼此間的衝突。

不只如此,Bracken還得費盡心思,將數位轉型計畫細節和概念,要一一灌到每位執行者的腦袋裡,而不只是花錢買技術或產品就足以解決問題。再加上,英國政府預算也按年來編列,GDS部門得在1年內獲得具體的貢獻,否則也難以爭取到下一年度的足夠預算。這都讓英國數位服務團隊只能不斷訂定短期策略,而不易投入更長期的策略規畫。

預算正是壓垮Bracken熱情的最後一根稻草,他對記者透露,在2015年的夏季預算裡,GDS團隊拿到的預算不到英國政府承諾金額的40%。因為GDS已用很少的預算來維繫整個政府的基礎建設,英國政府大幅刪減預算的動作,重挫了GDS團隊的運作與信心,也是Bracken決定離開的原因之一。

目前GDS處長Kevin Cunnington在八月份上任時說:「我聽過很多GDS即將結束的訊息,但我要重申,GDS不會被分散。」。Bracken也表示,一直有人想解散GDS,因為他們認為GDS不過是一群網頁開發者。可以看出這個擁有英國IT預算否決權的單位,必定面臨不少政府的壓力與謠言。

在英國政府效力的五年裡,Bracken不斷強調政府單位間的開放、協作,也是透過協做才能完成中央要求的轉型計畫(Transformation Programme)。

即便在位時面臨跨部會整合的挑戰及各種難題,Bracken仍然在他的離職宣言裡提到,GDS是全球最棒的數位轉型團隊。「最大的成就感是看到很多新的領導者開始匯聚在一起。」他認為,這股數位轉型的力量不間斷地在政府內部拓展,已是一股不可抵擋的趨勢,更期盼GDS的開放、協作、敏捷開發的精神,可以在英國的每個單位裡實踐,更擴大到全球的每一個政府裡。

(Mike Bracken目前的職務為英國合作社集團Co-operative數位長,原文將Co-operative誤寫成:英國最大的互動廣告公司,內文已改正)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