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Mware營運長Sanjay Poonen認為,企業越來越像科技公司,不論哪個產業的核心都越來越需要運用技術。

圖片來源: 

攝影/李靜宜

【成都現場直擊】
人工智慧、大數據分析、雲端服務、區塊鏈等新興技術加速了數位轉型的浪潮,但是否各行各業都有數位轉型的必要?VMware營運長Sanjay Poonen在成都自家大中華區CIO高峰論壇中強調:「不管哪個產業,現在都越來越像科技公司,農業、製造業、金融業、零售業,這些傳統非技術領域的企業,業務核心都開始轉向運用技術。」

他認為,在科技產業中,有些企業在技術變化中找到了方向,也有些企業迷失了,「但是不創新,就是等著死亡。」他強調:「數位轉型的關鍵在於創新。」

全球數位轉型,金融、電信、醫療跑第一

Sanjay Poonen指出,全球產業在數位轉型上的腳步,目前跑在最前端的是IT密集型的產業,例如金融服務業、電信營運商、醫療產業等,因為這些產業高度仰賴資訊,而資訊也能夠為他們帶來競爭優勢,所以這些產業在全球數位轉型中跑最快。

緊接在後的產業是,能夠透過新興科技帶動,而產生競爭優勢的傳統產業,例如製造業、零售業。他提到,典型的案例就是智慧製造、物聯網、智慧零售,在零售的過程中,透過技術能夠精準地向消費者推薦商品。

而傳統上資訊含量低,或是較少使用技術的產業,例如農業,是目前在數位轉型走得最緩慢的。不過,Sanjay Poonen提到,不管是跑在最前端或較落後的產業,都已經意識到技術的重要性,並願意把數位轉型作為產生競爭優勢的來源。

「競爭最激烈的產業與最有痛點的產業,數位轉型走得最快。」VMware全球副總裁暨大中華區戰略發展副總裁李映也在同一場合中以中國企業為例說明,競爭最激烈的有廣告科技產業、生產行動裝置的手機廠商;最有痛點的產業則有電信營運商,有些時候是來自客戶端的壓力,企業為了提升敏捷性與效率,而必須盡快實現數位轉型。

不過,李映也提到,市場的走向並非一成不變,本來對數位轉型不敏感的產業,也可能因為新的想法與動力,而讓數位轉型發展得無比之快。

他舉例,中國計程車業過去幾十年來非常穩定,但滴滴出行一出現,整個計程車業對數位轉型的壓力與動力就變得很高。他強調,未來究竟哪些產業會走得更快或慢,關鍵還是企業在數位轉型上是否有較長遠的創新遠景,還有能否持續並推動轉型,為企業帶來差異化和增長率。

2萬名內部員工全改用數位工作平臺

而作為提供數位轉型產品服務的VMware,在企業內部又如何面對數位轉型的挑戰?Sanjay Poonen表示,自己釀的香檳也要自己喝,若VMware自身數位轉型做不好,也沒有辦法向其他企業介紹數位轉型的經驗。他也分享了3項VMware的內部數位轉型經驗。

其中一個內部數位轉型實例就是VMware也要求22,000位自家員工改用自家的整合式數位工作平臺VMware Workspace ONE。

在這個平臺上,整合了存取控制、應用程式管理,以及多平臺端點管理功能,還能以雲端服務形式,或者是針對內部部署需求來提供服務。而員工們也能在任何裝置,包括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或是筆記型電腦上,安全地存取Windows、原生、雲端與Web環境下的各種應用程式。

Sanjay Poonen表示,內部員工改用同一套數位工作平臺,VMware自己估計幾年內帶來的價值約500萬~1,000萬美元。

看到了VMware員工導入情況後 ,因為VMware與Dell的CIO為同一人,Sanjay Poonen透露,Dell也計畫不久後,將Workspace ONE導入到內部12萬名Dell員工,來改造他們的工作體驗。

數位轉型重塑CIO,使其更具戰略性地位

數位轉型不只改變了企業,李映提到,在短短幾年間,對CIO的角色也有很大的衝擊。幾年前大家會開玩笑說CIO是Career Is Over,但現在隨著數位轉型所帶來的變化,「CIO的地位更有戰略性,甚至有調查指出,CIO已成為企業CEO未來最大的競爭者。」

李映認為,企業CIO具備商業背景,對於技術與業務也有更深的理解,已從過去營運角色轉向戰略性角色,更可由差異化、用戶體驗、收入等三個方面來詮釋。

首先是差異化,CIO如何透過技術讓產品或服務與競爭對手拉開差距,打造全新的護城河。李映以汽車業舉例,汽車業過去的護城河是產量、成本,但這幾年特斯拉(Tesla)打破了這項標準,即便銷售量不高,但卻是全球估值最高的汽車品牌,因為特斯拉用軟體重新定義了汽車,並成功創造出與其它汽車品牌的差異性。

例如,特斯拉近期推出讓雨刷根據落在擋風玻璃上的雨量,自動調節雨刷刷動速度的功能,而特斯拉只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就更新所有車輛的此項功能,「降低成本之外也提高用戶體驗,這讓整個產業的變化有很大的衝擊。」李映指出。

而在用戶體驗方面,李映認為,最好的例子來自金融業的數位轉型,CIO透過技術簡化過去臨櫃辦理業務的流程,李映更是強調認為,提升用戶體驗才是未來與競爭對手產生差距的關鍵。

數位轉型對企業CIO帶來的思維轉變

李映表示,數位轉型也讓CIO對技術的思維帶來改變,像是雲端技術,過去CIO在意的是如何使用公有雲進行成本控制與整合,但現在更關鍵的是靈活運用公有雲與私有雲基礎架構,實現業務的敏捷性,縮短產品的上市時間,讓營運更有效率。

他也提到,善用行動裝置更是數位轉型的重要基礎,企業可打造數位化空間讓內部溝通更有效率,幫助員工提升生產力,也能透過行動化重新打造企業的業務、產品和服務。李映舉例,安邦保險集團使用VMware的產品進行行動化轉型,如今安邦保險集團的內部員工,可以透過私人行動載具,接收公司郵件與使用內部資料,同時也能保證企業資料的安全性。

李映也強調,數位轉型也讓資安的議題變得更為重要,CIO要意識到資訊安全與技術息息相關,資安也是整體IT的職責。他提到,目前有些企業的IT架構是建立在外部公有雲上,所有軟體數據中心也都呈現動態的流動,傳統以靜態、硬體為主的安全策略,也已經無法滿足數位轉型下新的IT架構。

數位轉型也改變了企業對數據分析的理解,李映表示,企業透過大數據自動化分析,可進一步預測未來業務的增長,以及業務上所面臨的挑戰與瓶頸。他也提到,2017年已有80%的CIO將大數據分析列為工作重點。最後,李映也提到,數位轉型為企業人才招募指標帶來影響,CIO不再只是以IT人才和成本為主要考量,而是要尋找能夠帶來創新思想,協助企業實現數位轉型的人才,而如何留住人才,也成為CIO要面臨的一大課題。

擠不進公有雲6強,另闢混合雲戰場搶轉型需求

在這一波企業數位轉型趨勢,雲是轉型關鍵技術,但VMware近年積極與主流公有雲供應商合作,背後有其原因。Sanjay Poonen坦言,根據IDC數據指出,公有雲市場前6強分別是Amazon AWS、微軟Azure、Google 、IBM、阿里雲、Oracle。而VMware始終沒能列入6強,既然成不了前6強,VMware可以利用網路虛擬化技術,在私有雲與公有雲之間搭建一個橋樑,打造混合雲環境,成為公有雲企業的助力,「這也是一般硬體供應商,像是思科、華為所做不到的,創造出VMware的獨特性。」他說。

Sanjay Poonen認為,VMware主要得清楚自身專長,及整個生態系合作夥伴的擅長,彼此專攻所長,而且「只要公有雲的供應商是異構化的,就會一直需要用到VMware。」他強調,VMware對任何公雲的合作關係都保持開放態度,例如除了阿里雲與騰訊雲,VMware還會與中國市場所有主流公雲建立合作關係。文⊙李靜宜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