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在上周了發表一篇描述描述臉書(Facebook)高層如何以拖延、否認及轉移焦點的手法來面對危機的6,000字報導,藉由採訪逾50名現任及離職的臉書員工,指責臉書高層在處理Cambridge Analytica資料外洩事件及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爭議上,企圖透過公關公司Definers的抹黑操作來詆毀George Soros,並攻擊蘋果與Google等競爭對手,以轉移外界的焦點,原本負責臉書公關及公共政策、已提出辭呈的Elliot Schrage則在昨天(11/21)出面擔下了聘請Definers的責任。

數據分析業者Cambridge Analytica是在2014年透過臉書程式「thisisyourdigitallife」取得了8,700萬名的臉書用戶資料,臉書隔年得知此事之後要求雙方移除資料,但並未對外披露此事,接著在今年初爆出Cambridge Analytica並未依約履行,而掀起軒然大波,讓臉書同時遭受到使用者、監管機關以及競爭對手的譴責。

另一方面,臉書雖在去年坦承俄羅斯政府曾利用假帳號於臉書上安置廣告,企圖干預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然而,紐約時報今年再度踢爆,臉書資安長Alex Stamos早在2016年時就發現此事,並力促臉書對外公開調查結果,結果遭到高層的反對,還將持續延燒的醜聞歸咎於他,使得Stamos在今年8月掛冠求去。

接連不斷的醜聞及外界的批評讓臉書一方面忙於強化內部的安全監督機制,另一方面也極力挽回下滑的企業聲譽,以避免臉書落得必須受到政府監管的結果。

根據紐時的報導,為了轉移外界的焦點,臉書聘請了Definers來調查與處理臉書的公共關係,發現Soros可能是反臉書運動的幕後推手,因而開始詆毀Soros,包括散播反猶太理論,慫恿媒體挖掘Soros家族或基金會與反臉書組織「Freedom from Facebook」之間的金錢關係。

至於現年88歲的Soros為美籍猶太人,他是個著名的貨幣及股票投資者,亦積極參與政治及社會運動,曾在今年初公開批評Google與臉書是現代民主的威脅,旗下的基金會已否認曾金援「Freedom from Facebook」。

此外,撰寫數十篇批評蘋果及Google商業行為的NTK Network新聞網站則是Definers的附屬機構,許多文章都是由Definers員工所撰寫,主要目的為攻擊客戶的競爭對手。

總之,紐時認為臉書的公關手法就是逃避及抹黑,這篇文章吸引眾多媒體的引用,也迫使臉書在一周後公開對外說明。

已經在今年6月提出辭呈、負責公關與公共政策的臉書副總裁Schrage坦承,他們的確聘請Definers來研究對手,包括聲稱臉書是民主威脅的Soros,以及認為臉書太過獨佔,連署要求臉書拆分旗下資產的「Freedom from Facebook」活動,還要求Definers協助回應競爭對手的不公平指控。

但Schrage強調,臉書並未要求Definers等公關公司散布或製造假新聞;也說聘用這些公關公司的決策都是由他負責,執行長Mark Zuckerberg及營運長Sheryl Sandberg並未干預,並說「很遺憾讓大家失望了。」

不管是Zuckerberg或Sandberg都說對此事並不知情,Sandberg表示,在看到紐時的報導時,她完全不記得Definers這家公司,隨後才在少數郵件的報告中查到這個名字,她相信沒有任何人故意針對Soros發表反猶太的言論,畢竟她自己也是猶太人,而且臉書堅決反對仇恨。

從今年3月爆發資料外洩事件迄今,臉書的股價從當時的185美元下滑至昨天的134.82美元,這幾個月的風波讓臉書市值跌了27%。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