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bet旗下專研人工智慧的DeepMind,先以AlphaFold奪下蛋白質結構預測關鍵評估(CASP)所舉辦的全局距離測試(GDT)冠軍,並於2020年再以AlphaFold 2創下更高的預測準確率,破解了已存在50年的生物學上的蛋白質折疊難題。(圖片來源/DeepMind)

Alphabet本周宣布成立了新的子公司Isomorphic Laboratories,目標是以人工智慧(AI)來找尋新藥,期望讓AI成為一個全新的藥物發現方法,Isomorphic Laboratories的技術將奠基在專門開發人工智慧的DeepMind上,DeepMind執行長Demis Hassabis將同時擔任Isomorphic Laboratories的執行長與創辦人。

Hassabis解釋,他們相信尖端運算及AI方法的基礎使用,可以協助提升科學家的任務到另一個境界,並大規模地加速藥品發現程序,AI不僅用來分析資料,也可用來替複雜的生物現象建立模型,破解蛋白質折疊難題的AlphaFold 2就是最好的例子。

Hassabis認為,從最基礎的層面上,可以把生物學想成是個資訊處理系統,只是它非常地複雜與動態,從這個觀點來看,生物學與資訊科學之間可能存在著共同的潛在結構,因此他們把新公司命名為「同構」(Isomorphic)。

不過,生物學也許太過複雜與凌亂,無法封裝成一個簡單的數學方程式,但正如同數學已被印證為物理學的描述語言一樣,生物學可能會成為人工智慧領域的完美應用。

因此,Isomorphic Laboratories企圖建立一個全新的藥物發現方法,同時兼任Isomorphic Laboratories與DeepMind執行長的Hassabis,除了可促進兩家公司的合作之外,也將負責打造Isomorphic Laboratories的策略、願景與文化,以及建構一個世界級的團隊,招募AI、生物、藥學及工程學等領域的專業人才,並讓他們在一個高度協作及創新的環境中共事。

對Alphabet來說,除了Google以外的事業都被稱為新創事業(Other Bets),比較知名的有AI技術公司DeepMind、智慧家庭品牌Nest、網路存取服務Google Fiber、智慧城市Sidewalk Labs及自駕車業務等十多家公司,與醫療或健康有關的公司則有Calico、Verily,以及最新加入的Isomorphic Laboratories。

其中,光是Google就占了Alphabet總營收的99.7%,十多家的新創事業只帶進不到0.5%的營收,此外,根據Alphabet今年第三季的財報,該季的新創事業虧損了12.9億美元。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