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財經

二○一五年,在以太坊的「疆界版」主網發布的幾個月前,他們發布了一個測試版。

Augur有自己的內部代幣,名叫信譽幣(Reputation, REP)。用戶可以對未來事件下注,例如「川普會贏得二○二○年的總統大選嗎?」並根據結果收到以加密貨幣為基礎的股份。為了維持系統的徹底分散,正確的結果需由共識來定義,這就是信譽幣的功用所在。

信譽幣的持有者以信譽幣來賭一個結果,押注的時間是在事情發生之前或發生後的極短時間內。押對結果的人,可以拿回押注的信譽幣,外加用戶為了參與該流程而支付的部分費用。所有的交易與支付,都是透過以太坊智慧型合約進行。

所以,當克魯格與彼得森考慮募資以便繼續開發該協定時,透過眾籌信譽幣,比去找創投業者募資更為合理。眾籌將把代幣發給潛在用戶並募集資金。他們也不希望被幾家創投業者掌控協定。

八月十七日,以太坊網路上線兩週後,Augur啟動了第一個以以太坊為基礎的眾籌。這次銷售持續了四十五天,在沒有銀行或基金的幫忙下,他們向分散在全球約三千個數位位址,出售了一千一百萬個信譽幣,每個信譽幣的價格是六十美分,總計募得約五百三十萬美元。克魯格、彼得森、其他的開發者留下二○%的募資。這種資助開源協定的新方法,再次證明是成功的。

Augur 也是第一個用所謂的「ERC20 代幣標準」來建構信譽幣的公司。那是兩個月前,亦即二○一五年六月,布特林提出的概念,他稱之為「標準化合約API」(Standardized Contract API)。他在 GitHub 上寫道:「雖然以太坊讓開發者打造任何類型的應用程式,不限於特定的功能類型,並以『缺乏功能』自豪,但是為了讓用戶與應用程式互動更方便,我們還是有必要把某些很常見的使用案例加以標準化。」

他接著為貨幣、分散式交易、註冊、資料輸入等等,列舉了十幾種常見功能的程式碼。Reddit上有人討論那篇文章,討論串的標題是「來談談貨幣標準」,以太坊成員也參與了討論。

約莫這個時候,馬丁.貝克茲(Martin Becze)一直默默為以太坊打造一個JavaScript客戶端。他住在印地安那州父母家後院的露營車裡,後來以太坊基金會雇用他為約聘人員。

他認為要改進以太坊,需要一套更正式的提案流程。所以,他參考了比特幣改進提案(Bitcoin Improvement Proposals, BIPs)和程式設計語言Python的改進提案(Python Enhancement Proposals, PEPs),創造出以太坊改進提案(Ethereum Improvement Proposals, EIPs)。

十一月,以太坊的開發者弗傑斯戴勒以布特林最初寫的代幣標準草案為基礎,寫出一份適當的規範來解釋每個功能與操作,並在以太坊 GitHub 的EIP檔案庫上開了一個議題。他稱之為「ERC:代幣標準」。ERC是「以太坊意見徵求」(Ethereum Request for Comment)的縮寫,依循使用ERC的網路工程師及研究人員的常見做法。那套標準後來稱為 ERC20,因為那是當時大家討論的第二十個議題。

那是一份非常簡單的檔案,只有六個常用的代幣函數,而且呼叫某些函數後只會觸發兩個事件。由於它非常簡單,也因為開發者對於在以太坊上部署代幣很感興趣,所以很快就獲得開發者的青睞,大家開始把它當成任何代幣都能直接拿來複製貼上的模板。如果你曾經自己架過網站,就知道套用現成的模板比自己建立容易多了。ERC20就是為代幣做類似的事情。

在以太坊上開發程式,出奇的簡單

丹麥學生如恩.克里斯滕森(Rune Christensen)曾在中國教英語及經營人才招募事業,他也是少數打造以太坊專案的人之一。

二○一一年,對這項科技的興趣,再加上加密貨幣的潛在獲利機會,吸引克里斯滕森接觸比特幣。他收掉人才招募事業,開始大舉投資加密貨幣。二○一三年他在比特幣飆漲時賺了很多錢,但一年後比特幣暴跌時,他又失去了一切。這種令人揪心的巨幅波動,讓他開始思考穩定幣(stablecoin)。

穩定幣是霍斯金森與拉里默創立的前公司BitShares正在打造的東西。克里斯滕森原是BitShares的狂熱者,但後來厭倦了BitShares內部的紛亂及所有的政治言論。那些言論越來越偏激,連他這個自由主義信徒都受不了。克里斯滕森認為,那些內部的紛亂和政治言論阻礙了產品的改善,使競爭對手有機會超前發展。

當時正在萌芽的以太坊社群似乎恰恰相反。基金會內部和共同創辦人之間的紛爭和政治角力,一直沒有公諸於世;核心圈外圍的人則大都是一群樂觀的千禧世代開發者。布特林愛穿有貓咪跟獨角獸圖案的T恤,他們也受到影響,培養出一種以太坊獨有的審美觀—以彩虹、可愛動物、神話生物和網路迷因為特色。

簡言之,如果說比特幣用戶的典型是自由主義鐵粉及肉食主義者,那麼以太坊成員則是吃素的,心胸比較開闊。

克里斯滕森在比特幣與BitShares論壇上待了一陣子後,眼見以太坊社群主要專注於打造創新技術,而不是死守任何意識形態,覺得耳目一新。回到哥本哈根後,他決定打造一個以以太坊為基礎的穩定幣。他不知道怎麼寫程式,但兩週內就自學了基礎知識,而且可以讓基本骨架開始運作。二○一五年三月,他上Reddit發文宣布自己開發的東西。

「eDollar是以以太坊為基礎的終極穩定幣。」他寫道,「過去半年,我對固定匯率的加密貨幣深感興趣。儘管我只有一點編寫程式的能力,但是在以太坊上開發程式出奇的簡單,所以我開發出我覺得設計近乎完美的穩定加密貨幣。」

穩定幣由DAO管理,恰是加密龐克的理想

第一位回覆他那篇eDollar(後來改名為Dai)發文的人是布特林(布特林在Reddit上的網名是vbuterin)。他給克里斯滕森一個技術建議,克里斯滕森的MakerDAO專案確實採納了那項建議。

克里斯滕森說,如果他以剛開發出來的樣子直接發布程式的話,系統可能會遭到駭入,變成徹底的災難。但是當時,身為以太坊的支持者,他認為智慧型合約是無法破解的。以太坊網站後來寫道:「打造擋不住的應用程式。」不僅如此,許多人也認為,分散式設計一定比較好。當時大家的想法是,隨便挑一種商業概念套用區塊鏈技術,都會馬上成功。實際上是否需要分散式帳本並不重要,分散式只是口頭上的目標,不是工具。

克里斯滕森開發穩定幣的目的,是為了讓人們和以太坊應用程式互動,但不必擔心以太幣的瘋狂波動。穩定幣將釘住美元,意指一個eDollar兌換一美元。它跟BitShares的差異在於,它不是以單一資產做為抵押,而是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多種加密貨幣,以便更加分散和穩定。

那個系統是由一個「分散式自治組織」(DAO)管理,名叫Maker。

前面提過,拉里默與其父史坦在二○一三年九月提出這個概念,幾天後布特林在《比特幣雜誌》上跟進發表一篇文章。二○一五年,DAO在區塊鏈領域風靡一時,完全符合前衛加密龐克的願景,他們想像數位貨幣和區塊鏈平台將取代老舊的銀行,所有的人工干預都將盡量縮減。區塊鏈技術將盡可能把人抽離其運作,把決策留給電腦程式去做。組織規章將寫入程式碼,電腦將以公開、可預測的方式執行所有的決策。

這種分散式網路將確保任何一方都無法修改程式碼或關閉程式。大家的想法是,人可能貪腐與欺騙,但程式碼不會。那是純粹的加密無政府主義,因為對它的一些支持者來說,這些DAO不受法律管轄。拉里默寫道,DAO「不需要監管,你也不想監管,幸好你也不能監管」。DAO只受制於市場規範。(摘錄整理自《以太奇襲》第18章,早安財經提供

圖片來源_早安財經

 書名  以太奇襲:一位19歲天才,一場數位與金融革命

卡蜜拉.盧索(Camila Russo)/著;洪慧芳/譯

早安財經出版

售價:480元

 作者簡介 

卡蜜拉.盧索(Camila Russo)

加密科技內容平臺The Defiant創辦人,曾長期任職《彭博》新聞社(Bloomberg News),先後派駐布宜諾斯艾利斯、馬德里、紐約等城市,主跑新興市場、歐洲股市、數位資產等路線。她曾在智利最大報《水星日報》(El Mercurio)工作,並榮獲巴西證券交易所(BM&F Bovespa)頒發的「線上新聞寫作」首獎,是加密貨幣圈最多產、最受肯定的媒體工作者之一,常受邀在業界大會上演講與接受媒體訪問。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