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普瑞特藝術學院訪問助理教授Ben Wellington

「任何能檢閱開放資料的人,都能在民主程序中獲得更大的發言權。」紐約普瑞特藝術學院城市及地區規畫計畫訪問助理教授Ben Wellington在一場關於紐約開放資料應用的TED演講上表示,如果某個停車位得到罰單的機率特別高,其中很可能存在不為人知的因素,而他的研究也讓紐約市政府必須重新規畫該地的停車格。

Ben Wellington以善於挖掘紐約市開放資料價值而聞名,他在部落格上揭露的種種應用成果,屢屢成為媒體話題,甚至紐約市政府也因他的批評而調整作法。

用開放資料彌補政府施政盲點

他最知名的開放資料應用實例,就是紐約市停車罰款問題的研究。他從紐約市釋出的開放資料中,繪製出前250個收到最多停車罰單的消防栓位置圖,並找出了其中兩個賺取最多罰款的消防栓。

透過紐約市的開放資料,Ben Wellington找出紐約前兩個賺最多罰款的消防栓。(圖片來源/Ben Wellington)

目前,紐約市規定不得在消防栓15呎內的範圍停車,而紐約市交通部亦表示,如果停車位與消防栓之間有腳踏車道,便是合法的停車地點。

弔詭的是,此兩地點的消防栓與停車位之間都存在一段緩衝空間,表面上都是符合規定的停車位。Ben Wellington表示,除非這是刻意設下的陷阱點,否則紐約市政府應該要列出更清楚的標示,以免市民誤會。

當Ben Wellington把此事撰文在自己的部落格I Quant NY後,媒體如 New York Observer、New York Post也分別報導此議題。很快地,紐約市交通部門做出了回應,數周後,市政府重新規畫停車位。自此,市民不必平白繳納超過5萬5千美元的罰款。

為此,他意識到:「開放資料不是只讓市民變成政府的監視者,它還能讓市民與政府成為更好的合作夥伴。」

表面上是符合規定的停車位,卻因紐約市政府標示不清,使得市民在此白繳3萬3千美金的罰款。(圖片來源/Ben Wellington)

此外,他也分析紐約市13,500臺計程車的資料,針對紐約客下午等不到計程車的問題,提出了解決方案。

依紐約市規定,計程車在下午4點至8點的尖峰時刻會收取額外費用,而為解決夜班司機夜間收入較少問題,多半安排夜班司機於尖峰時段開始工作,而選擇於此時間換班將致紐約客無車可搭。

他表示,只要將加收費用的時段調整為清晨3點到下午3點,並且提高費率,就能讓夜班司機與日班司機的收入一致,也能解決無車可搭的問題。

Ben Wellington揭露的種種應用,呈現出政府開放資料交叉綜合運用後的威力。我們也跨海採訪了Ben Wellington,邀請他分享開放資料對城市帶來的影響。

Q:為什麼開放資料對於城市發展很重要?

 A  藉由將資料公開給民眾,城市得以利用市民的知識及技能,而任何可以檢閱這些資料的人,都能在民主程序中取得更大的發言權,而且最棒的是,開放資料帶來的影響可以深入城市的每個角落。

Q:推行開放資料政策的挑戰為何?

 A  除美國外,世界其他地方的城市也都在擁抱開放資料,不過其中仍然會面對許多挑戰。有時面對的挑戰在於政治因素,許多政府機關並不希望民眾太深入的檢視開放資料。而其中開放資料牽涉的個人隱私、技術因素也都是政府會面臨的挑戰。

Q:阿姆斯特丹表示開放資料是推動城市經濟發展的燃料,你是否同意?

 A  一般來說開放資料的確能帶來許多創新應用,而這些創新應用也能帶來經濟成長。不過,很不幸的是,紐約市的經濟發展委員會(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還沒有開放許多經濟相關的資料,我希望他們能盡快改善。

如果紐約不是開放資料城市的領導者,肯定也排在前十名。

不過,其他城市如芝加哥、西雅圖已經在開放911的通聯資料以及其他警政相關資料,而紐約在此還沒有跟上它們的腳步。

Q:芝加哥的目標是使用大資料治理城市,你認為大資料城市是否是智慧城市未來其中可能的走向之一?

 A  我想所有城市都在嘗試使用大資料治理城市,在紐約市有市長資料分析室(Mayor’s Office of Data Analytics)。除此之外,我們也必須要多擁抱民間的技術社群,如BetaNYC等非營利組織,他們正在努力組織人群,試圖解決紐約市中最棘手的一些問題。

目前紐約已經將許多資料集釋出,而未來也將釋出更多資料。舉例來說,紐約的311網站每日會在網站上公布所有市民對於紐約市的抱怨。

開放資料不是只讓市民變成政府的監視者,它還能讓市民與政府成為更好的合作夥伴──紐約普瑞特藝術學院訪問助理教授Ben Wellington(圖片來源/Ben Wellington)

Q:政府使用大資料進行治理的步調為何?

 A  政府目前的步調仍屬緩慢,相比於私人企業使用大資料的程度,我並未看到政府有什麼樣的改變。不過,我也逐漸看到改變的曙光,並且相信開放資料的使用者將會替政府樹立一個非常好的典範。

Q:政府收集資料跟利用資料管理城市的差異在哪?

 A  對我來說,這兩者是互相輔助的角色,如果政府需要分析及使用資料,政府也得自己動手收集資料。比方說,如果政府希望讓街道剷雪的效率更好或是讓交通更加順暢,首先必須收集資料,才能評估當地的狀況,而除了上述兩個問題外,還有成千上萬的資料得收集。

所以這是重要且必要的第一步,如果政府希望做好開放資料,必須優先從此著手。我建議政府應該盡早開始,因為拖得越久,可以用的資料將會越少。

Q:你理想中的大資料城市會是什麼模樣?

 A  我理想中的城市中,所有的資源都被適當地分配,所以城市可以用低廉的成本提供服務。火場鑑識員可以火災發生之前就對建築物進行稽查,而交通號誌可自動並運作良好,確保城市的交通順暢。但這一切並不會在三五年之內發生。

此外,我認為資料將會成為未來的核心知識,與閱讀及寫作一同在學校內被教授。

目前政府的改變仍需花費許多時間,除非等到下世代通曉資料的領導者出現,我們才能目睹城市往大資料城市的方向前進。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