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底,俄羅斯以多種名義入侵烏克蘭,引發世界各國群起撻伐,紛紛對俄羅斯祭出多種抵制與經濟制裁手段,既然俄羅斯強烈不希望烏克蘭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烏克蘭決定在2月28日向歐盟遞交加入申請,在3月1日歐洲議會通過決議,支持歐盟將烏克蘭列入候選國。烏克蘭舉國人民的奮力抵抗,他們所蒙受的動盪苦難,也令全世界動容,鼓舞許多人透過許多種形式支持他們,希望能幫助這個國家維持主權與領土的完整。

類似的狀況似乎也讓人想起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最近在臺灣上映的紀錄片《時代革命》呈現了當時街頭抗爭與警方武力鎮壓場景,這也使得全世界重新思考主權獨立的重要性,以及民主自由的價值。

無論是社會運動或大規模軍事化戰爭,我常想到過去看過一部日本漫畫《五星物語》,身為故事主人翁之一的天照帝,曾以平民身分前往戰區尋找科學家的路上,看到民不聊生慘狀,他忿忿不平對乞求食物的難民表示:「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還不是你們做國民的沒有好好監督政府!」,「選舉是幹什麼的?引起了戰爭之後,也是理所當然的!」,「真的關心孩子的話,早該避免戰爭的!」這論調聽來很刺耳,似乎是在檢討被入侵者,但發動入侵者有更大責任,因為所有人都難以承受窮兵黷武的後果。

就如同老子所言:「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以得志於天下矣。」

看到烏克蘭如今面臨的處境,也是臺灣多年以來所擔憂的狀況,然而,在這段期間,我們看到大部分民眾都很團結,對於保家衛國都有強烈共識,反觀臺灣內部,仍然有不少人對於和平抱持不切實際的想像,政府想要強化國防與表達主權獨立的態度,卻經常被一些人掣肘,認為這會激怒虎視眈眈的鄰國,但事實證明,唯有積極捍衛主權與國土,持久抵抗,才能護住生機,爭取更多時間和空間,讓其他有心幫助的各方勢力得以與我們站在同一戰線,避免敵人無理侵犯。國與國之間如此,人與人之間也是如此。

縱使背後有強大的靠山,我們還是必須設法自立自強,在經濟、民主等層面發展出自己的一條路,既然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父母不可能永遠保護子女,面對強敵當前,我們不只是需認清現實的勢力落差,更重要的是,不能就此灰心喪志,而是要設法找到更多有利於自己的位置與機會。

弱者是否能扭轉局面?囿於現實生活經驗與個人知識,思來想去我還是只能舉金庸小說《笑傲江湖》為例,期盼這場入侵行動最終能夠失敗,讓好戰者鎩羽而歸。

在這個故事當中,主角身處的門派瀕臨被其他門派併吞的威脅,因為發生一些狀況導致他被自己的師父逐出門派,後來他去幫助其他更弱勢的門派,甚至被委託接任掌門,雖然情況似乎越來越危急,但也因為他迭有奇遇、累積了正邪兩派的人脈,而開創新的勢力,甚至連武林中的其他兩大門派都與其結盟,到最後原本要併吞他們的大門派、他出身的門派,陸續因為各種內鬨而瓦解,而整個中原武林的敵對勢力與主角的關係,也經歷數次轉變,從死敵到部分合作,最終仍演變到翻臉對立,但因為掌權強人突然病逝,江湖上針鋒相對的局勢最終趨於緩和。

事實上,天無絕人之路,主角迭遇多次險境,但也坦然面對。有幾句對白可呈現局勢之凶險,例如,正邪兩道均不能容他,於是他感概:「正派中人以我為敵,左道之士人人要想殺我,……多半難以活過今日,且看是誰取了我的性命。」,在故事即將進入尾聲之際,面對江湖最大敵對勢力,身為掌門人的主角悍然表示所率部眾都是女流之輩,卻也無所畏懼,對方要殺,仍會誓死周旋。

正如同本期週刊的CISO TALK所言,毋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期待駭客/野心份子/敵國不攻擊,是不切實際的想法,更應該務實了解對方的攻擊手法,並且能夠找到可以對應的階段性紓解方式,在此同時,我們也要團結自身、設法具備足夠的韌性,不讓敵對者能夠迅捷地輕取,持續提升對方的攻擊成本與為此支付的代價,才能爭取更多轉圜的機會。

專欄作者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