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有《鄉民都來了:網路群眾的組織力量》的Clay Shirky,除了任職紐約大學互動電子媒體課程合聘副教授外,也是當代著名的網路思想家之一。

圖片來源: 

iThome

當代極具聲望的網路思想家Clay Shirky,創新地將版本控制中分支的概念融入公民參與,在今年來臺時,我們也採訪了Clay Shirky,對公民科技的發展和臺灣政府如何因應這樣的趨勢提出建議。

Q:你會如何定義公民科技?

A:公民科技最廣泛的定義是,任何為了促進公共利益、公眾參與的科技,都可以稱為公民科技。在此定義下,網路相簿Flickr並不算是公民科技,因為大眾都可以自由使用Flickr,但是多數使用者都是為了私人利益而使用此平臺。

而公民科技更狹隘、功能面的定義是,利用科技,創造或取代政府從過去至今所累積的成果、價值。而即便如此,公民科技這個詞彙包含意義還是很廣泛,例如某人開發與公共價值有關的專案,他亦可自稱此專案是公民科技。

Q:為何目前無法清楚定義公民科技?

A:公民科技定義之所以很廣泛,部分原因來自於其概念很新穎。而其他的原因主要源自於公民(Civic)一詞,它描述相當不明確的人類行為。公民此詞彙,比民主概念還更早出現,隨著時間累積,讓此字彙包含相當多層面的意義。

例如,當某人相當投入社區清潔活動,或是某人積極地參與市政會議,經常與市議員會面、討論,我們都可以認為此人相當具備公民參與精神。

因此,我認為公民科技的定義之所以不確定,是源自於很難明確描述,究竟何種行為才符合公民參與的精神。

Q:何種公民參與的形式會比較理想?

A:目前的民主系統,主要可以分成四大類。第一類的直接式民主(Direct Democracy),人民可直接投票,參與法律的制定。第二種是代議式民主(Representative Democracy),民眾利用投票機制,票選制訂法律的成員。

再者是技術專家政治(Technocracy),經投票機制過濾出的民意代表,進一步挑選各領域的專家,制訂法律規範,或是民眾票選出該代表,賦予他進行決策的正當性。最後則是總統制(Presidential Democracy),人民票選負責帶領行政機關的國家元首。

這4個不同系統,在平衡公民參與中複雜的意見時,各自擁有不同的優缺點。不過,當今也有人提出流動式民主(Liquid Democracy)的想法,我認為此概念有趣的地方在於,政府可使用不同的模型進行決策,而市民可以在政府制定法律及規範時發揮其影響力。

Q:對你來說,何謂理想的政府形式?

A:我認為理想的政府,必須同時具備數位、類比的性質。因為我們是人類,得在真實世界中生存。

同時,最理想的政府,不會單獨押寶直接式民主、代議式民主、技術專家政治,或是總統制其中一者,而是讓人民選擇哪些方式比較適合他們。

與其讓每個系統都按照該規定運作,針對不同的公民議題,也得有相異的投票機制決定。某些議題適合透過直接式民主決議,而一些議題可以由單一領導人所決定。

最理想的狀況是,創造一個彈性的政治體系,可以在任一民主模式中互相切換。而這個政治平臺,除了讓人民參與的意見最大化,同時也要公民參與的潛在方式數目最大化。

Q:如何讓政治體系運作方式變得較有彈性?

A:我認為代議制民主比總統制更有彈性,因此,比起義大利、英國等歐洲國家,美國的政治體制比較僵硬。

但我們不妨這樣想,如果政府是透過民主程序獲得執政正當性,它便沒有理由,不釐清人民內心真正的想法為何,但無論是政府、人民,永遠沒有一者可以全盤獲勝。

而人民可以利用手中的選票作為籌碼,要求政府必須傾聽民眾意見。透過大規模並持續地對政府施加壓力,可以讓政府漸漸變得更具代表性。

有很多種方式可以改善政府的運作,但是沒有一種絕對的做法,達到完美的政府。與其思考何謂理想的政府,不如持續讓政府更加進步。

Q:但是,要如何解決利用群眾智慧進行決策的盲點?

A:所有的決策模式都一定會有盲點。而透過群眾決策,可以得到次佳(suboptimal)的解決方案。我們需要的政治系統,必須讓其中的各個子系統互相制衡,並且維持其中每個元件都不崩壞。讓政府體制不會改變得太迅速,同時也不會發展遲緩而沒有任何進度。

像是獨裁體制,雖然它是最有效率的政治系統,但同時也帶來許多災難,就算其領導者願意為人民謀福利,但此系統也無法維持的長久。

Q:利用分支作為公民參與的新型式,是否會讓政府演化成無政府體制?

A:分支的確讓系統發展變得較具無政府、去中心化的特色,除了分支外,某些科技本身也內涵無政府的特色,像是區塊鍊。

不過,就算如規模很大香港的占中遊行,也非完全的無政府,群眾仍然有一定的組織方式,參與者受到組織規範的約束。我認為,政府會漸漸具有無政府的特色,但是不會存在徹底的無政府體制。

Q:政府可以引入版本控制的概念嗎?

A:這個問題必須回歸到,現實生活中利用版本控制管理的資源,能否輕易地被複製。而目前社會中法制系統的特質最類似於程式碼。不過,我們無法讓版本控制完全類比到現實生活中使用。

全世界每個法律系統中,都有存在版本控制的概念。以美國為例,有許多修正案,或是針對修正案所提出的修改。如果想要了解法律,除了要追溯它過去的樣貌,也要能追蹤它的狀態變化。

但是,沒有人可以把它弄成一份乾淨的版本(Clean Copy),因為你必須得追追溯到法條所有的改變,才能將它整理完畢。

Q:你對臺灣政府有什麼建議?

A:我並沒特別的建議,因為臺灣政府在公民參與、公民科技的應用,可以說是相當領先。

自從太陽花學運之後,臺灣人民重新思考,究竟什麼樣的政府才能真正代表人民。

雖然在冰島、愛沙尼亞也有發生如此劇烈轉變,但是其國家規模都比較小,就人口數量而言,臺灣可被歸類為中型國家。

我唯一會給的建議就是,臺灣政府不要停止實驗新方法。

雖然臺灣內部局勢看似混亂,一群熱衷參與政治的年輕人,與父母抱持相左的意見、立場,但臺灣這裡正在醞釀的發展和改變,其實是相當非凡的。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